<video id="p9fdt"><progress id="p9fdt"><video id="p9fdt"></video></progress></video>
<thead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<progress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
<progress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<th id="p9fdt"></th>
<progress id="p9fdt"></progress>
<span id="p9fdt"><address id="p9fdt"></address></span><span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<th id="p9fdt"></th>
<span id="p9fdt"></span>
<progress id="p9fdt"></progress>
<th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<span id="p9fdt"></span>
<th id="p9fdt"></th>
<th id="p9fdt"></th>
<span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博客評論 > 經濟學人
龔曉明 “改變醫療服務”是我的終生夢想
時間:2017-03-09  來源: 經濟參考報
  龔曉明是一名婦產科男醫生,但他的理想卻不僅是幫助女性患者解除病痛。他決心為中國醫療更加美好的明天而奮斗。面對當下緊張的醫患關系,他開出的“藥方”是——解放醫生。
  2016年3月,龔曉明集結全國百位婦產科醫生,成立中國第一家婦產科醫生集團。這位44歲的婦產科男大夫將其命名為“沃醫”,寓意“醫生成長的沃土”。
 
資料照片
  這家新成立的醫生集團由選擇自由執業或者多點執業的醫生們組成,與北京、上海、廣州等城市的多家民營醫院和公立醫院合作,提供醫療服務;颊呖梢酝ㄟ^電話、網絡預約的方式,在合作的沃醫門診掛到平時緊俏的專家號。醫生會根據患者的需求及時安排手術。盡管費用比公立醫院的平價門診要高,但龔曉明認為,走出體制的醫生們幫助老百姓免除了在公立醫院“排隊2小時,看診5分鐘”的煩惱。
  大夫們和執業醫院的關系則從“被管理”轉變為“平等合作”,收益按合同分配;診療服務可以隨自己和患者的時間來安排,付出與回報由市場決定;不再有搞科研、評職稱、應對大小檢查的煩惱。
  “沃醫”聯合創始人康楷醫生走出公立醫院時,曾將自己比作“一只離開池塘,游向大海的小魚”。盡管少了“池塘”里收入、科研的保障,但醫生們卻獲得了更大的自由和更多的社會認可。
  離開“池塘”
  呼喚醫生走出體制溫床的龔曉明,曾在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工作15年。在中國最頂尖的公立醫院,龔曉明享受著令同行羨慕的名聲。他是治療子宮肌瘤方面的專家,他的掛號費被“黃牛”炒到上千元,診室外總是擠滿了等待加號的患者。
  “我本應該沾沾自喜。”但2011年冬天,一位患者告訴他,自己冒著零下四度的嚴寒熬夜排隊買他的號時,龔曉明被觸動了,“看病是件多么痛苦的事”。
  醫療資源分配不均衡,導致“看病難”成為中國主要的民生難題。根據衛生部門公布的數據顯示,中國80%的醫療資源集中在大城市,而其中30%的醫療資源又分布在大醫院。上海每年門診多達2.24億人次,住院人數超過3000萬;毗鄰北京的河北省每年有700萬人次進京看病,而距離首都30公里的燕郊三甲醫院空床率高達70%。大量外地人口進京就醫,使北京的公立三甲醫院不堪重負,也加劇了城市人口和交通負擔,人們戲稱首都是“全國看病中心”。
  嘈雜、“集市”般的就醫環境,就如同春運時的火車站。醫生往往和每個患者的交流時間一般只有2、3分鐘。大夫形容自己連喝水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:“像被釘在椅子上一整天,即使這樣還不斷有患者要求加號。”
  龔曉明羨慕歐美國家遍布大街小巷的診所,那里不僅就診有序,環境整潔,大夫西裝革履,彬彬有禮,更主要的是采取分級診療,病人分流,患者就近就可以接受優質的醫療服務。2012年他去美國克里夫蘭診所學習后,形容那里“讓就醫成為一種享受”。
  2013年,龔曉明從協和醫院辭職,嘗試多點執業。2015年,他徹底離開公立醫院,成為一名自由執業的婦產科醫生。
  1972年出生在浙江臨海的龔曉明自小就成績優異。因為性格內向,父親給他填報的高考志愿是中國協和醫科大學,認為學醫是門“技術活兒”,到哪里都需要,將來吃穿不愁。他起先在協和醫院的內科實習,曾看到很多病人到了中晚期,醫生們卻無能為力。他很不喜歡這種無力感。他希望徹底快速解決問題,于是決心做一名外科醫生,并最終選擇了婦產科。
  他曾經在手術臺上“血戰”5個小時,從病人子宮里一顆一顆地剔除419枚大小不等的肌瘤。他的努力保住了一名未孕女性的子宮,而在他之前,病人看過的所有醫生都建議她摘除子宮。“我得替病人考慮。”龔曉明說。
  回歸市場
  龔曉明在私立醫院的掛號費大概是在協和醫院7塊錢掛號費的60倍,但給每個病人的診療時間至少15分鐘。起初成立醫生集團時,他們也不知道如何定價,最后完全是依據求醫需求而定。在“沃醫”集團里有一位資深醫生,因對病人耐心負責,常常要到晚上8、9點才能看完最后一個號,結果“沃醫”將她的門診費提高到了800元,但依舊門庭若市。
  有人斥責如此高價是讓醫生只為富人服務,但龔曉明認為,私立醫院幫助病人節省的是時間成本;颊呖梢允∪ヅ糯箨、等加號的麻煩,并體驗方便、舒服的優質診療過程,同時醫生的價值得到體現,醫患雙方共同受益。
  盡管有國家政策支持,但龔曉明很長時間以來一直是孤獨的探索者。2016年兩會期間,國家衛計委主任李斌公布數據,到2015年年底全國一共有45000名醫生注冊多點執業,其中36.7%來自公立三甲醫院,28.4%來自二級醫療機構。
  但醫生的“出走”,讓公立醫院的資源優勢多少受到了沖擊。去年6月,北京一家知名公立醫院的兩名眼科主任,就因多點執業而被免職,在業界引起軒然大波。同時,很多醫生對是否“出走”也猶豫不決,畢竟大醫院積累的病例是私立醫院不可及的。“醫生們最大的擔憂是沒有病人。”龔曉明說。
  上海知名血管外科醫生張強在創立他的醫生集團時,也曾面臨沒有患者的境況。“我離開體制前,有200多名病人等著我手術,但我出來以后只有5位病人愿意來找我,這對醫生來說是很大的考驗。”張強曾說。
  “認廟不認人”是中國人普遍的就醫習慣。公立醫院的大平臺是病人來源的保障。龔曉明常把現在的公立醫院比作上世紀80年代的國營餐館——即使態度不好,也從不愁沒人光顧。成長于大醫院的大夫們,從來不用去“討好”病人,他們一旦走出體制,便在市場競爭中有些無所適從。
  “跨界”互聯網
  在龔曉明看來,解放醫生,首先要讓醫生跳過醫院,培育自己的口碑。
  “醫療是服務行業,患者就是用戶,醫生不管愿不愿意,都會像餐館一樣,面對患者的點評打分。”龔曉明說,醫生要靠優質的“服務”打動“用戶”,構建醫患之間的信任。
  龔曉明無意中觸網,“我開始只是利用互聯網幫助些患者,沒想到好口碑成就了互聯網上的醫生品牌”。龔曉明現在相信互聯網可以幫助醫生更快地建立起自己的品牌,改變就醫從“奔醫院去”到“奔醫生去”。而他從體制內到自由執業的經歷,也恰好驗證了醫生建立口碑需要“以用戶為中心”的互聯網思維。
  龔曉明可能是國內最早“跨界”互聯網的醫生。2000年,他進入協和工作的第三年,就利用業余時間創建了“中國婦產科網”。那時候,網絡普及率還很低。龔曉明起初只是因為“好玩兒”,自學了域名申請、網頁設計等技術,摸索中一點一點建立起網站,將一些手術視頻、課件,還有國外最新的研究成果分享出來,供婦產科醫生們學習、交流。
  有一次,他從國外學到治療產后出血的新技術,回國以后馬上找人制作成動畫,發布在網站上。不久后,他看到一位醫生在論壇中留言,說他學會了這項逢合方法,在手術中挽救了一個子宮。龔曉明很欣慰,這讓他看到了互聯網平臺的價值。“醫生們的技術提高了,患者也受益。”
  2012年,以微博為代表的社交媒體興起。龔曉明發現他在公立醫院的門診一天最多能看30名患者,但他發布在微博上一篇《宮頸糜爛不是病》的科普文章,一夜之間就擁有上萬次的閱讀量和數千條評論。他意識到自媒體的巨大威力,也迅速成長為擁有數十萬粉絲的微博達人,并率先開設微信公號,普及婦科疾病知識。
  這兩年,隨著移動互聯網醫療飛速發展,龔曉明又喜歡上了在網絡問診平臺回答病人的提問。他認為,在線問診的價值在于醫生與患者的交流完全公開,醫生的好壞取決于醫術和態度,而不是職稱和資歷。醫生個人的聲譽甚至超過了醫院。龔曉明說,他的很多門診患者都是看了網絡平臺后慕名而來的。
  2015年,這位醫療界的網絡先鋒轉型為一名互聯網醫療創業者。他創立了“風信子”孕期管理APP,為備孕女性、孕婦和產婦提供圖文和語音的在線問診服務。
  堅守之路
  龔曉明的隊伍在慢慢壯大。當年獨立經營的網站,如今已有數十個人的支持團隊,并成為業界權威。今天,醫生已是中國社交網絡上最活躍的群體之一,在龔曉明的帶動下,越來越多的“白衣天使”用自媒體普及醫學知識,回答患者咨詢。
  更令人振奮的是,醫生自由執業被提上了國家日程。2016年10月國務院發布的《“健康中國2030”規劃綱要》中提出,“積極探索醫師自由執業、醫師個體與醫療機構簽約服務或組建醫生集團。”
  分析人士預測,未來15年內,越來越多的醫生將會實現從“單位人”到“社會人”的轉變。有人稱,“醫生將迎來自由執業的春天。”
  龔曉明曾在付費語音問答平臺上向同樣成名于網絡的“急診科女超人”于鶯提問,表達對創業同行的支持。因為他深知互聯網醫療創業的道路充滿艱辛。盡管網上問診模式為備受詬病的“排隊2小時,看診5分鐘”問題提供了解決之道,但一些醫生和病人對網絡醫療的安全和效果還存有疑慮。
  不僅如此,國內私立醫院良莠不齊,缺乏監管,且大多被貼上“收費高”、“貴族化”的標簽,患者對私立醫院的信任感不強。“愿意多花錢去私立醫院看病的老百姓還不多。”龔曉明說。他設想的“醫改”是兩條路并行,即以教學醫院為基礎的保障型醫院,和以市場化為基礎的私立醫院,將共同構成未來中國的醫療格局。
  從去年開始,龔曉明的醫生集團開始和京、滬周邊省份的基層醫療機構合作,派專家去當地醫院出診、手術。目前在河北省和浙江省共有4家醫院與“沃醫”建立合作。
  據河北省張家口市婦幼保健院副院長高峽介紹,自去年9月醫院和“沃醫”合作以來,門診量、手術量都比往年同期有明顯增加,不僅當地醫護人員的水平提高,同時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享受了北京專家的優質醫療服務。“看病不用在勞頓奔波往返于京、張兩地,醫院能把病人留住了。”高峽稱。
  龔曉明現在每個月除了在北京的門診外,還會去一次上海和深圳出診和手術?此凭o張的節奏,但他卻由此在生活上擁有了更多自由。龔曉明坦言,他在努力把醫生集團建設成為線下醫療機構——一個老百姓可以信賴的醫療實體。
  “慢慢改變,我相信醫療就是要靠我這樣的創業者去改變的,我會在這個行業堅守下去。改變醫療服務,是我的終生夢想。”
編輯:高登科 責任編輯:李 娟
權威發布
  •  銀川市取消39家農業產業化龍頭企
  •  《銀川市新建商品房預售資金監管
  •  寧夏出臺《自然資源行政處罰裁量
  •  寧夏回族自治區地方金融監督管理
  •  暫停服務公告
  • 便民信息
    精彩圖片
    這座城市開始展現水韻魅力
    這座城市開始展現水韻魅力
    黃河岸邊綠意濃
    黃河岸邊綠意濃
    寧夏人物
  •  王玉彬:累點沒啥,市民滿意就好
  •  朱雪琴:夫妻攜手為退休生活添色
  •  高文軍:黃河水潤澤幸福生活
  •  李吉安:扎根煤海奉獻青春
  •  胡玉梅:拾金不昧以誠待人
  • 寧夏財經網版權所有 寧ICP備16001158號-1
    地址:寧夏銀川市中山南街寧夏報業集團商務信息大廈1202室 郵箱:nx_cjw@163.com 電話:0951—6072963
    日本妇人成熟免费看,三分钟A片视频在线观看,美女被躁免费视频网站大全
    <video id="p9fdt"><progress id="p9fdt"><video id="p9fdt"></video></progress></video>
    <thead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<progress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
    <progress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<th id="p9fdt"></th>
    <progress id="p9fdt"></progress>
    <span id="p9fdt"><address id="p9fdt"></address></span><span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<th id="p9fdt"></th>
    <span id="p9fdt"></span>
    <progress id="p9fdt"></progress>
    <th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<span id="p9fdt"></span>
    <th id="p9fdt"></th>
    <th id="p9fdt"></th>
    <span id="p9fdt"><noframes id="p9fdt">